财新网|杂志|会议|订阅|思享家|宏观数据|财新|English
设为首页|收藏本站|
财新网 位置:财新网 >

命悬平台贷款

命悬平台贷款
速览: 命悬平台贷款 | 平台无新事? | 专题:求解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之患

  如果有什么是中国经济的指针,此时此刻,是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的健康状况。它正经历新一轮“体检”,答案6月底揭晓。

  4月初,银监会下发《关于切实做好2011年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风险监管工作的通知》,要求银行从5月起再次解包,去年的清理推倒重来,6月底再汇总结果。

  多次延期的分类拨备政策也将在6月底迎来大限,如果真按此拨备严格执行,对银行冲击颇大。

  今年3月1日,审计署接受国务院指令,着手对31个省(区、市)和5个计划单列市政府性债务的全口径审查,为期两个月。审计署向国务院上交调查报告的期限也是6月底。

  地方融资平台的风险,是否真在那时正式摊牌?[详细]

相关报道:地方平台贷款专项审计接近尾声 | 地方债务审计紧盯融资平台等四领域

多出来的5万亿
平台贷款的口径和定性仍嫌模糊,还是本有待厘清的糊涂账,央行的定义口径比银监会口径宽泛
铁道部近1.2万亿元的贷款被纳入了央行的平台统计口径,但被排除在银监会的统计口径之外。

  6月1日央行发布《2010中国区域金融运行报告》,首度披露平台贷款在人民币各项贷款中占比不超过30%。有媒体按照官方数据2010年末人民币贷款余额为47.92万亿元简单推算,截至2010年末,政府融资平台贷款的上限约为14万亿元。

  此前银监会内部对地方融资平台贷款的规模统计是超过9万亿元。央行统计何以突然又多冒出来5万亿元?这引得海内外投资者恐慌不已,电话打爆了投行。[详细]

相关报道:央行和银监会平台贷余额统计差异由来央行:融资平台贷款持续高增态势有所缓解

     地方债务逾10万亿 全面摸底刻不容缓探查地方债黑洞地方债黑箱

从狂欢到乱象
从2009年地方融资平台贷款狂欢,到2011年担心即将进入违约高峰期,就是两三年时间
县级平台占比高东部平台数量多

  这轮地方融资平台的狂欢,始自美国金融危机爆发之后的2008年到2009年。按照银监会和央行联合调查的结果,地方融资平台从2008年的不到2万亿元迅速变成2009年底的7万多亿元。

  “到这两年,由于项目开工又适逢还款期,加之地方政府换届,既要上新项目,又要还旧账,各界担心平台贷款会在未来一两年进入违约高峰期。”一位债券市场资深人士直言。 [详细]

全覆盖奥妙
“一旦把平台贷款划归公司类贷款,政府解套了,但银行却被深度套牢”

  今年5月,根据监管要求,各家银行重新对平台贷款进行解包还原,重新界定其现金流情况。目前不少银行都在不舍昼夜地进行再次解包还原。接近监管当局的权威人士透露,还原结果将成为随后根据现金流覆盖情况分类拨备的依据。不过多位受访的银行人士均表示,目前各界对于解包还原的执行情况千差万别…[详细]

地方政府心理战
“很多地方已经改由银行业协会牵头出面与地方政府进行四方会谈,但谁把协会当回事?”

  瑞银最新研究报告称,中央政府不大可能直接插手对地方政府的债务要求减记,因为中央并不清楚到底哪些政府真正缺钱,特别是在商业银行并未将相关平台债务计入不良贷款的情况下。

  由此,平台贷款的风险敞口变得微妙起来。来自国有信贷部门负责人担心,一旦有地方政府率先违约,将对其他地方政府起到不好的示范作用。可能会出现攀比——你出现10多亿元的“窟窿”,我出9亿元的坏账就不算什么了。一旦集体违约,后果恐不堪设想…[详细]

断谁的现金流
监管部门早就对平台贷款的风险和处理措施给出了信号,数次给予缓期,之前政府和平台都不以为然,但这次是不是来真的?
持续通胀

  按照监管规定,一旦有平台的贷款被宣布为不良贷款,就会进入全部银行的黑名单,所有银行都不准也不会继续贷款给这家企业,这将意味着有关公司面临现金流被切断。

  “孩子已经生下,总不能掐死。”商业银行们希望对已开工的项目继续支持,同时希冀现金流覆盖未达到监管要求时,监管能网开一面,少计提风险资本。各家商业银行都在揣测,不知监管底线是否还有进一步宽限期…[详细]

风险化解觅径
“剥离方式不太可行,因为就意味着宣告地方财政破产”,地方政府怎样另辟蹊径?

  所谓剥离是否可行,业界观点不一。

  一位商业银行风控资深人士认为,如果剥离地方政府债务,无异于走回头路,鼓励地方政府逃废债。“地方总觉得中央会埋单,所以依然会肆无忌惮地大干快上。”

  汇丰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的看法乐观,他认为地方融资平台的问题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:与南欧等国的公共债务危机不同,中国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贷款主要用于投资基础设施建设,而非为政府运营支出融资。债务的增长同时带来了政府资产的增长,并未导致政府资产负债表的恶化。要解决债务危机,可以中央替地方发长期建设债券或是允许地方政府直接发债,地方政府还可以出售拥有的近2万家国有企业,惟一的挑战是防止腐败和国有资产流失…[详细]

编辑絮语

《新世纪》总第454期

 

平台无新事?

  如果把一年前关于中国地方融资平台风险的有关报道与现在对比,不知道读者是否有同感:现在是不是又一次“狼来了”?

  口径仍然多方不一致,央行、银监会、财政部、审计署甚至商业银行,对平台贷款的定性各有一套。

  银监会仍然在推动银行们的“解包还原”,最后期限还是6月底。

  银行仍然众口一词,称目前看风险一切可控,现金流可覆盖、坏账很少。被逼急了,银行憋出一句:当年让我们放平台贷款的不也是你们吗?[详细]

视频报道

更多视频:
赵全厚:地方融资谁来监督?
应允许地方政府发债融资
许成钢谈中国地方债务问题(一)(二)(三)
地方融资平台债务风险到底有多大
如何解决中央地方财权和事权失衡?
地方融资平台——堵之?疏之?
地方融资平台如何监管? | 地方债重启有何影响?
管理“地方融资平台”风险

评论:
【火线评论】根治平台之患难在哪里?
只有遏制住地方建设财政的冲动,而非给予其政策性补偿或赋予其更大财权,才能从根本上抑制住融资平台贷款的风险
地方财政表外业务警钟
可行的清理、化解财政风险方略,都须以明了地方政府债务总盘子为前提
【火线评论】万亿平台贷款处理方案遥不可及
此动议只是财政部少数部门、少数人参与的一个闭门讨论,谈到了针对平台贷款风险未来可能的一个解决方案,但一切还很遥远
陆磊:中央地方财权与事权的平衡化
这是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第一环节,也是解决融资平台、土地财政、资产价格泡沫乃至影响金融稳定的关键
沈明高、彭程:地方融资平台远虑与近忧
地方融资平台何去何从,是中国经济增长数量与质量之间的又一次大抉择。但由于明显的路径依赖,地方融资平台难以与刺激政策一道快速退出
娄刚:政府债务危机有多严重?
地方政府债务“肯定不是信用风险,而是通胀风险”,并不会危及中国经济的整体安全
田利辉:地方融资平台风险谁解?
地方负债高企尚不是危机,但道德风险犹存;市政债券应该开闸
图片报道
Z15
监管部门早就对平台贷款的风险和处理措施给出了信号,数次给予缓期,之前政府和平台都不以为然,但这次是不是来真的?[查看组图]
相关专题
探查地方债黑洞
网友互动区 全部评论>>
    隐身发表

    财新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财新传媒及/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。未经许可,禁止进行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。
  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/浙ICP备:浙B2-20100304 | 浙新办许可证编号 0093 | 公安备案编号:1101050347
    Copyright 财新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

    财新传媒

    关于我们|加入我们|意见与反馈|提供新闻线索|财新国际奖学金|联系我们|广告合作|友情链接|网站地图